首頁 首頁 資訊 商業 查看內容

艾誠對話李志林:簡一的中國瓷復興之路|艾問頂級人物

2021-3-15 11:46| 發布者: CEO在線| 查看: 486| 評論: 0|來自: 企業家在線

摘要:   掃碼觀看《艾問頂級人物·李志林》紀錄片完整版   第一篇章   “作為陶瓷人和一個中國人,其實感到很自豪”   艾誠: 您開創了大理石瓷磚這個品類,會不會讓瓷磚行業或者大理石行業的同行覺得你動了他們的 ...

  掃碼觀看《艾問頂級人物·李志林》紀錄片完整版

  第一篇章

  “作為陶瓷人和一個中國人,其實感到很自豪”

  艾誠: 您開創了大理石瓷磚這個品類,會不會讓瓷磚行業或者大理石行業的同行覺得你動了他們的奶酪?

  李志林: 我覺得只要有客戶價值的事情,你就應該去干。在這個過程中,總會有一些人不理解,或者說你會影響到別人固有的市場,社會進步就是在迭代的過程中進步的。

  1984年,李志林考入了離家不遠的景德鎮陶瓷學院(現:景德鎮陶瓷大學)學習,然而4年之后,他卻放棄了留在本就是陶瓷名鎮的景德鎮,去了建筑陶瓷剛起步的佛山。

  李志林: 那個時候是可以留在景德鎮的,因為改革開放,年輕,總想到改革開放的前沿去闖蕩,那個時候就直接申請來到佛山。

  1988年,初入佛山的李志林,帶著一腔熱血,進入了當時還是國有體制的佛陶集團。從技術員、車間主任、副廠長,再到后來的富民陶瓷廠、日用陶瓷二廠廠長,環球集團公司副董事長、常務副總,李志林的職業發展可以說是一路綠燈,極速晉升。然而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,李志林卻又做出了一個讓當時周圍人都匪夷所思的決定——“下!。

  艾誠: 你真是很勇敢,現在我們叫雙創是很時髦的,但您創業是九十年代,那個年代叫下海,您當時剛創業的時候,如果是從國企跳出來,相當于副處級,那應該很多人反對吧?

  李志林: 那當然,其實自己也很糾結的,因為畢竟那個發展的還是比較順,而且收入待遇也還不錯。但是總覺得學了這個專業你總是要去干點什么,那個時候也沒想清楚要干什么,總覺得要去干點什么,所以我花了七天時間思考,每天都三點鐘才睡覺,后面還是想通了,你總想到外面再出去闖一闖,其實出來以后是有狂風暴雨,也有陽光明媚。

  艾誠: 而且很神奇的是,在中國的佛山,很多像您這樣的有志青年都在這里扎根了,開始創業。而且圍繞著家這個主題,我發現我們家里的燈、衛浴、墻紙、地板,包括簡一也是成為細分品類大理石瓷磚的龍頭。這是為什么?這片土地就那么適合做家裝的創業嗎?

  李志林: 是的,它有一個產業集群,佛山本身是一個以制造業立足的城市,它的產業鏈非常完整。以瓷磚為例,它附近的原材料非常豐富,其中我們一個核心材料就叫高嶺土,因為佛山這邊珠江平原富含這種高嶺土,加上這邊地處改革開放的前沿,發展非?,又近市場,就像我們去走國際市場這邊也有豐富的條件,再加上當地政府還是給很多的支持,創業的環境也很好。所以你看,佛山發展得這么快,每一個產業都能夠形成一個集群,而且在全世界都有名。

  艾誠: 所以你是被佛山附近珠江的高嶺土,做陶瓷很重要的一個原材料吸引來的?

  李志林: 對,這個其實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,因為瓷磚的原材料如果太遠的話就不經濟,所以佛山為什么瓷磚能夠發展得這么快?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原材料比較豐富,當然不僅僅是原材料的問題。

  正如李志林所說,吸引他來到佛山的原因很多。當時,正值改革開放初期, 佛山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城市,可以說具備了“天時”“地利”的優勢,大批創業者蜂擁而至,經歷了時間的洗禮,建立了中國制造的名片之一-佛山造。而對于陶瓷行業以及從事陶瓷行業的李志林來說,佛山還有一個絕佳的天然優勢,那就是超過500年的陶瓷文化。

  李志林: 南風古灶是佛山陶瓷的一張名片,它500年薪火沒有斷過。

  艾誠: 是嗎?

  李志林: 現在每年它還會燒的,每年點窯的時候,我們行業的一些人士都有一個儀式,共同拿著火把來點起這個薪火。這個窯有500年歷史都是燒柴火的。

  艾誠: 那一塊瓷磚的誕生,它要經歷很多的流程,比如說要選料、配料,要壓制、印花,然后燒成和拋光,在窯里頭燒這個過程是它技藝中多重要的一個部分?

  李志林: 那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部分,而且也是最難把控的一部分。

  艾誠: 為什么呢?

  李志林: 因為這一個一個瓷器燒得好不好,它除了跟溫度,還跟這個窯的氣溫,還有跟這個里面的氣壓,它三個方面是綜合受作用的。所以燒窯的師傅就變得非常非常重要,像以前沒有科技手段,主要是靠師傅來把控。

  艾誠: 一晃來佛山也很多年了。

  李志林: 30多年,我是從景德鎮來到石灣鎮,這兩個一個是做瓷的,叫瓷都,一個叫陶都,而且這兩個鎮都是中國古代四大名鎮之一,而且只有這兩個鎮是跟陶瓷有深厚的關系,所以我說我這一生是跟陶瓷結了緣的。

  艾誠: 這一生不愧作為一個中國人,一直在做china,把china瓷器做好。

  李志林: 陶瓷人,中國人。

  艾誠: China china。

  李志林: 所以我們作為一個陶瓷人和一個中國人,其實感到很自豪的,內心有那種自豪感和崇高感。因為陶瓷確實是唯一的一個與國齊名的行業,你在這個行業里面,能為中國陶瓷的傳承和發揚做點事情,其實是很驕傲的一件事情,中國瓷磚的代表一定是佛山。我們行業有這么一句話,世界陶瓷看中國,中國陶瓷看佛山。

  艾誠: 挺好,佛山陶瓷再下一句呢?

  李志林: 希望佛山陶瓷將來要看簡一。

  第二篇章

  少就是多 用科技手段聚焦大理石瓷磚

  李志林: 之前我剛創業的時候,那個時候純粹是靠自己的技術去創新一些新的產品,提高一些附加能力。

  艾誠: 您就是產品經理。

  李志林: 對,我們也做過五度空間石,也做過地脈巖,也做過羊皮磚,當時我們一開發一個產品,市場好賣了之后大家都來跟了。到2008年的時候,那個時候剛好應該說是企業活下來了。什么是活下來的標準?就是不擔心發工資的問題,那個時候就開始思考下一步發展怎么樣。其實那一年是挺郁悶的,找不到方向,當時我就把我們行業成功的企業進行了分析,有六個模式,沒有一個模式適合簡一,后來我們在內部就開始頭腦風暴,問瓷磚到底是什么?

  艾誠: 瓷磚到底是什么?

  李志林: 本質上它是一個裝飾材料,裝飾材料有兩個基本功能,一個是使用功能,一個是裝飾功能。在裝飾功能里面那個范圍就寬了,比如說天然大理石,它就是一個高檔的裝飾材料。大理石和瓷磚是性能很接近,功能很接近,使用常識很接近的,我們為什么不可以用科技的手段去還原天然大理石呢?所以我們馬上就立了一個項,從此走上了聚焦大理石瓷磚這條路上,就把其他的一些產品逐步淘汰掉了。

  艾誠: 我非常尊敬,也很好奇簡一的一點是,簡一一直在做減法,而不是做多元化的加法。家裝市場非常大,裝飾材料的品類也很多,往往大家會情不自禁地接受市場的誘惑。

  李志林: 是的,但是往往你做的多的時候就很難做好,甚至你要做到極致,那就更不能做多。我們也經常會有很多的誘惑,但是我們也警醒自己,一定要知道自己該干什么,更要知道自己不該干什么。我們堅持挖井不挖坑的原理,也就是聚焦1米寬,挖深100米。我們一直也是遵循多就是少,少就是多的經營理念。其實你把一個產品真正做到極致,我們現在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你真正要做到可能80分、90分不太難,你要做到100分,甚至超過100分,那個難度大,所以這里面需要專注和堅持。

  第三篇章

  不只是一塊瓷磚?簡一大理石瓷磚不簡單

  李志林常說,“說了不算、做了不算、做好才算”,自從2009年確定了大理石瓷磚的方向后,李志林不但沒有停止產品研發,反而加速了創新的步伐,與蘋果公司每年一次的產品升級一樣,簡一大理石瓷磚的產品迭代,也變成了一年一次。

  李志林: 一般的人看的好像是我開創了一個品類,一個全新的產品。

  艾誠: 沒錯。

  李志林: 這是一個大的突破,一個大的創新。實際上一個大的創新背后是有N個小的創新,其中當然最核心的是技術工藝、產品的創新。比如說我舉個例子,一般的瓷磚,你看的都是表面有紋理。

  艾誠: 對。

  李志林: 但是你看我這個瓷磚,你看到這個表面的紋理和底面的紋理是連起來的。

  艾誠: 它不是在表面一層?

  李志林: 對,它里面也有,其實要達到這個效果,這里面最起碼有六個發明專利。

  艾誠: 哪六個呢?

  李志林: 比如說我們表面印刷,你用各種方式去印刷就可以了,你甚至可以用數據化來控制。但是這個下面布的紋理是靠機械動作來布的,因為你表面噴不下去,這就是你前面要用機械性的動作把這個紋理布下來,再轉化成數據,數據再跟后面的數據來一一對應起來,這里就是一個微刻雕技術,你看不見,但是有這個功能,它又不影響效果,也不影響你的使用的性能,它往往是幾種功能要疊接起來,但是不能相互影響。

  李志林: 你看,這是一個斜坡,給您猜一猜我倒著走上去能夠走多高。

  艾誠: 飛檐走壁,我覺得還是注意安全,因為這個大理石瓷磚給我們的印象,就是說有個刻板印象,它就一定要加一個防滑墊。

  李志林: 我到這里,看看我能不能走上去。

  艾誠: 慢點,再走就要跟地球引力做斗爭了。

  李志林: 就要垂直了。

  艾誠: 就要垂直了。

  李志林: 你看這個方法,如果是一般的很亮的磚,就總是給人家感覺很滑的樣子。

  艾誠: 它的原理是什么呢?

  李志林: 原理很簡單,就是荷葉是疏水功能的,不親水的,你一倒水那個荷葉不是散開了嗎?另外,我用壁虎原理,它就是有很多微小的吸盤在這里面,所以它就起到防滑的作用,所以我們是在磚面上結構性來處理這個事情。

  李志林: 我們今年會推出一個產品出來,就是能夠跟客戶對話的樓梯磚。

  艾誠: 能夠跟人對話?這磚也人工智能化了?

  李志林: 舉個例子,比方說你晚上工作很辛苦,回到家,一回家,你打開門,你這個樓梯自然的柔弱的光自己就亮了。如果你的腳步很沉重,可能它會給你講兩句開心的話,因為這個家是一個很溫馨的港灣,你在外面打拼回來了,瓷磚能跟你對話。我再跟你講一個未來開發的產品,現在當然還沒有出來,是防細菌的。

  艾誠: 確實,因為2020年的疫情,讓大家對于防菌,對于殺毒的訴求很強烈。

  李志林: 是的,你看,我們經常出差,你在衛生間經常會聞到一些不好的氣味,實際上是霉菌產生作用,因為有水。我們廚房和衛生間也往往是最容易滋生細菌的,但是鋪上我們的瓷磚,它就會把那個細菌給殺死掉,大概能超過九十幾的細菌可以殺死掉,讓家里更健康。

  艾誠: 我覺得您口中的簡一大理石瓷磚已經遠遠不止是一塊磚,它承載著的好像是你對美好生活的所有想象。

  李志林: 瓷磚實際上是美好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從某個角度來講,它可以變成家庭的一員了。

  第四篇章

  李志林:從技術研發者到行業創變者

  2016年,中國瓷磚行業出口大幅下滑,1月到10月,全國瓷磚出口量減少7.6%、出口金額減少27.4%,加之產能過剩,可謂“內外交困”。而正是在這一年,在國家供給側改革的大背景下,李志林再次選擇逆流而上,開始了大刀闊斧的自我變革,首創明碼實價、肖氏服務法等新的行業服務標準,直擊消費者痛點,不惜顛覆行業“潛規則“,來倒逼行業變革。此舉一出,行業嘩然。

  李志林: 我們是2016年開始推行明碼實價的,為什么當初要去推行明碼實價?因為瓷磚是一個消費者不太關注的,低關注度的,低頻購買的一個產品,所以價格不透明是我們行業里面的一個普遍現象。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市場上各種名目繁多的促銷去吸引消費者購買,實際有一些促銷活動消費者并沒有實際的受益。

  艾誠: 在瓷磚行業,價格不透明可能是經商獲利的一種方法。但簡一明碼實價之后,對行業最大的影響是什么?

  李志林: 實際上讓這個商業變得更加規范。

  艾誠: 規范。

  李志林: 對,規范,而且消費者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去跟商家博弈價格,商家本身可以花更多的時間去給客戶做好服務。

  艾誠: 您做這件事難道不會引發行業的非議嗎?你不是動了別人的奶酪嗎?

  李志林: 那倒不是動了別人奶酪,當初推出來的時候,很多人擔心我們會無疾而終,因為這個確實是有難度,畢竟價格是競爭的一個主要手段之一,你一迷茫,實際上你就不能用這個去應對行業的競爭。其實我們當初也做了充分的預測,預計當年的銷售會下降30%,我們做了最壞的打算,所以我跟我的銷售老總說,你半年不要去看銷售報表,我一年不看財務報表,因為你看了以后,你會心慌,你會不堅持的,你會半途而廢的。

  艾誠: 我覺得您也是挺有魄力的。

  李志林: 但是實際上半年以后,因為本身明明白白消費,消費者還是歡迎的,他不是不歡迎明碼實價,他是不太相信你是不是借著明碼實價來跟他促進交易,到半年以后其實很多客戶就回來了,我們的銷售就開始回去了,一年下來就基本上能夠持平了。這么多年,現在明碼實價已經成為簡一的一個核心口碑之一。

  2018年,陶瓷行業遇到了近幾十年來最大的挑戰,137家企業退出歷史舞臺,行業營收下降28.09%。而此時的李志林卻再次選擇逆流而上,逆勢擴張,建立了新的生產基地。這份自信大概正是來自于他的長遠布局,自2016年開始聚焦服務之后,2020年,簡一再次升級,正式從產品交付轉變為成品交付,力圖構建“產品+服務”的完整閉環體系,真正做到把用戶放在首位。在李志林看來,未來是服務型制造業的時代,只有把用戶價值擺在第一位,才能在存量市場的時代占據一席之地。

  艾誠: 大家買的不是這塊磚,買的是一個美好的家。

  李志林: 其實瓷磚我們正常理解它是叫裝飾材料,其實對我們老百姓的家來說,我們可以理解為房子的肌膚,是我們日常家居生活里面不可或缺的一個部分。雖然可能一生不會裝修幾次房子,但是你是天天在跟它打交道,你天天在使用它,所以如果是一個很好打理,而且又很舒適美觀的家,實際上是老百姓對美好生活的追求。

  艾誠: 家是最小國。

  李志林: 國是千萬家。

  2016年,簡一成為首個在意大利舉行新品發布會的中國瓷磚品牌,在品牌全球化方面,邁出了它的第一步。而如今簡一的大理石瓷磚已經遠銷歐洲、北美洲、南美洲、澳洲、東南亞等地區,簡一大理石瓷磚的專賣店也早已遍布加拿大、德國、意大利、馬來西亞等70多個國家和地區。

  艾誠: 意大利有一個展覽,叫博洛尼亞陶瓷展,世界每年最新的產品、設計、裝備、材料在那里發布,等于是世界陶瓷的一場大秀。

  艾誠: 奧斯卡。

  李志林: 對,奧斯卡,

  李志林: 我們在那里去向全世界宣告,中國的產品是有很高的技術含量,那個是絕對世界領先。

  李志林: 我說我今天發布這個產品,你們要三年以后才能開發出來,因為我花了四年時間。

  第五篇章:普魯斯特問卷

  艾誠: 走進您的人生底色,我們想開始一組普魯斯特問卷,您最大的恐懼是什么?

  李志林: 簡一被迫關門兒了。

  艾誠: 如果簡一被迫關門,你覺得最大的可能是什么?

  李志林: 那肯定是我們在戰略上出了問題,或者說我個人懈怠了,或者說傳承沒有傳承好。

  艾誠: 您對自己現在的狀態滿意嗎?

  李志林: 基本滿意,如果打個分,80分吧,因為我覺得自己和企業應該能夠成長得更快一點,還可以成長得更快一點。

  艾誠: 簡一能堅持到今天,您覺得你自己身上作為創始人哪一個特點發揮了最大的優勢?

  李志林: 專注和堅持。

  艾誠: 當然,企業也是在試錯的過程中創新,你體悟到的,在創始人身上,你覺得最不可以接受的特點是什么?

  李志林: 不真誠。

  艾誠: 如果您帶著團隊繼續走下去,預見未來,你會最珍惜什么?

  李志林: 真誠的友誼,因為簡一這個事業需要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共同奮斗,我們要珍惜這種真誠戰友般的友誼。

  艾誠: 如果有一天你不得不離開這個世界,你希望怎么被記住?

  李志林: 我曾經給自己立了一個志,我要以一生所學,畢生精力,為中國陶瓷行業盡綿薄之力。我也曾經給自己寫了一個墓志銘,那個墓志銘上就寫這句話,當然最后加上,沒有食言。

分享至:
| 收藏

公司 & 人物

超強爆發力!業之峰推出“四個超級”戰略
超強爆發力!業之峰推出“四個
  2021年,業之峰裝飾集團提出了“百億突圍”計劃。要用兩個五年,到2025年實現產值
TD Holdings, Inc. 喜獲2021中國品牌年度影響力企業殊榮
TD Holdings, Inc. 喜獲2021中
  2021年5月7日,TD Holdings, Inc.(納斯達克股票交易代碼:GLG)旗下子公司深圳市前
廣藥集團旗下上市公司白云山凈利潤大增37%、現金流凈增50.8億元
廣藥集團旗下上市公司白云山凈
  首季開門紅   4月27日,國內醫藥龍頭企業廣藥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廣州白云山醫藥集
鳳悅酒店及度假村躋身中國酒店集團T0P50強,排名第11
鳳悅酒店及度假村躋身中國酒店
  近日,中國飯店協會聯合北二外旅游科學學院、盈蝶咨詢發布了《2021年中國酒店集團